Milky Vay

很俗的一个人 微博ID:銀河的vay

桂花酿-4


-銀河vay

/未經允許,擅自特別喜歡你,不好意思了/

金泰亨是在被窝里翻了半晚上都没睡着,脑子里乱呼呼的什么都有,而且每个都能和田柾国挂上钩。

最爱吃的是田柾国做的桂花糕

月亮下的记忆里是田柾国的笑颜

冬日里的温暖都是田柾国给的

“金泰亨你振作点别这么不争气你是男孩子呀”

小身子窝在被窝里,本来修长的手被握成小拳头,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田柾国喜欢女孩子的,镇子里漂亮的也不少,被男的莫名其妙喜欢是毛骨悚然的吧…”

/

失眠的怎么可能只有一个?

/

整天自封男子汉的田柾国也在油灯前愣了一个晚上。

“金泰亨有没有看出来那首诗是写给他的”

“他误会了怎么办”

“是明白了好还是不明白好”

“莫名其妙被男生喜欢,他会逃避吧”

人站起来又坐下,打算出门的脚又被收回,在桌子前绕来绕去的把那本就不太亮的火苗绕的更恍惚了。

/其實我也有點喜歡你呀,你知不知道呀。/

田柾国往金泰亨的房间跑的越来越勤了

似乎是想把诗词归为己有一样,窗边落得一厚塔的宣纸上全是竹枝词。

没人明白田柾国的小心思,他只想把这首诗练到最好然后在金泰亨某一天出发进京的时候,塞给他。

金泰亨躲避田柾国的目光也越来越勤了。

只要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便会转头亦或是转身,躲开那充满少年气息的炙热目光。

不知古时男子留长发是好是坏

金泰亨庆幸自己脸旁的长发能遮住耳朵,一个男子莫名其妙的红了耳朵并不是件值得炫耀的事。

/

大雪一场又一场的覆在镇上,镇上的男女老少恨不得把自己裹得跟个肉粽子一样。

虽说空气甚寒,但大家心里都是热乎的。

一家家的灯笼都挂上了,青石街上的孩童早已迫不及待的放起了炮竹,石雕边上聚着唠家常的老太太们也越来越多,家中新做的衣裳都叠的整齐放在了床上,青年壮汉早已放下铁锄拿起对联,浆糊一抹,眼中便全是红红火火的热闹景象。

过年啦!

糕铺是往日都不曾有的人多,金泰亨本还想去摊前打下手帮帮忙,却被一群大爷大娘围了个严实。

大爷说他是个书生让他提字,大娘问他今年多大要不要娶个媳妇啊,大爷告诉他没事去镇北棋堂下个棋,大娘问他上京时要不要自个儿闺女伺候一下……

鞭炮声和着嘈杂的言语让金泰亨的脑子有些懵

他听不清甚至于看不见,只感到一个熟悉的温度将他拉到了安静的地方。

缓了两下,才发觉是田柾国。

“没想到你比我还招人喜欢”田柾国装着含有醋意,嘴里满是欢喜。

“又不是我愿意”金泰亨嘴里满是委屈,内心却开心的要紧。

“今个儿你就在屋里坐着,没事别出去,我忙的过来”柾国找了个舒适的地儿坐下了“你要是心疼我,晚上给我做点好的,认识这么久我还没试过你的手艺”

金泰亨瞳孔有些慌乱,转头想要回嘴却被身旁近在咫尺的脸给吓得说不出话“你要是不想死我大可给你做顿满汉全席”

“那就请金书生毒死我吧”

“田掌柜还不打算出去卖您的糕点了吗?”

“金书生这是要逐客吗?”

“田掌柜的,再见”

梆的一声,田柾国就被金泰亨推出了房门。

此时此刻两人隔着一扇门但心律却都快的不行

“他那眸子可真好看。”

“他那鼓气的小脸可真招人喜欢。”

/我只覺得你很甜,想把你嘗便/







桂花酿 3

-銀河vay

/

“唔……”

趴在床边的田柾国被一阵细小的躁动声吵醒了

“我这是在哪?”眼前这人的眼睛瞪的溜圆,东张张西望望,瞳孔里闪烁着不安与好奇。

“我家”

“我睡了多久?”

“有一天了。”

“你把我从庙里搬到这来的?”

“那还能有谁…”

“为什么啊?”

“不把你背来你就冻死在庙里了。”

“那真是谢谢你了。”

柴火在炉子里被烤的滋拉滋拉的

“要不你以后就住我家吧。”

心脏在胸腔里跳得咚咚咚咚的

“什……什么”

话语在嘴中变得磕磕绊绊的

“住我家,镇子冬天冷…怕你冻着”

“……好”

大概是屋中火烧的太旺,两人耳朵不知怎么的,变红了。

/

一大早,金泰亨就把铺盖还有笔墨搬到了田柾国家。柾国母亲给泰亨收拾出来一间小屋,说不上大,但是屋子里该有的都有。

泰亨便在这住下了。

这下,镇子上的女孩子们更喜欢往小摊跑了。

因为这摊不仅有她们的柾国哥哥,还有个新来的小书生,长相秀美,却又不失英气。

/

一天夜里,田柾国翻来覆去睡不着,便打算起身去园里转转。

好巧不巧,遇见了金泰亨。

“怎么不睡?”

“睡不着”

“大晚上你拿笔墨做甚?”

“写信”

金泰亨转头看向田柾国的时候,眼中有些许晶莹的东西。

“我还有三个月就要去京城了”

“今个也是我的生辰”

“说出来怕你笑话”

“我在给月亮写信”

“我祖母告诉我,生辰当天给月亮写封信许愿的话,会成真”

“所以我写了封信,许了个愿。”

田柾国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金泰亨,眼前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回荡,可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脑中只有

『他要走了…他要走了…他要走了…』

柾国内心有些乱,他不想在这坐着,深冬的寒风刺着他的鼻腔有些酸。

二日清晨

田柾国吵着闹着要金泰亨叫他写字。说是不学单个字,非要学写诗。泰亨问他写什么,田柾国支支吾吾的半天挤不出一个字,最后才在嘴角默默的吐出一口气

“竹枝词”

『杨柳青青江水平

    闻郎江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

    道是无晴却有晴』

金泰亨不知道田柾国是从哪听来的这首诗,八成是整天围在小摊前的女孩子们灌输给他的,柾国或许不知道这诗的意思,但是他想写就写吧。

柾国也可能有心上人了。

金泰亨拿笔的手有些颤抖。

这诗就这么草草的教完了。

整个过程金泰亨魂不守舍的,但是田柾国却学的很带劲,像是个采了个大蘑菇的小兔子,迫不及待的想给大家炫耀一番。

金泰亨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不就是首情诗,不就是几个字,可这诗从田柾国口中说出却变得句句磨人字字诛心。

『断袖』

这词金泰亨他不敢想。














怕的就是这个
兴冲冲的写了一篇开头
可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桂花酿-2

桂花酿-2

-銀河vay

“柾国”

“柾国呀,真是好名字”

春心悸动的少女们各怀着小心思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开了,只剩下刚才站在人群外围的金泰亨。

“听说你家桂花糕全镇最好吃?”金泰亨拿起一个做工精致的桂花糕便塞到嘴里,一口下去,桂花的香气充满鼻腔,好似把初秋偷偷的藏进了嘴里

“恩,果真好吃。”

田柾国看着眼前这人嘴里塞得满满的,撑着小脸如同包子一般,不由的发笑

“小心点吃,别噎着了”

这是金泰亨与田柾国的第一次对话。

该死的孽缘也是从此生根发芽的。

自此往后,金泰亨每到傍晚便走出破庙来到小摊前,买一块桂花糕吃。

秋天吃桂花糕,夏天饮桂花浆

两个人坐在长椅上,聊到太阳下山星星挂上树梢,聊到彼此困到睁不开眼还要有一句没一句的接着话。

田柾国给金泰亨讲他从小就听的故事,什么山河鬼怪神仙眷侣,金泰亨便给给他描述镇子外的草长莺飞山清水秀。

“皇上曾经可来过我们这镇吃桂花糕哩!”

“我可是去过皇城根的人!”

“那又怎么样,我家桂花糕就是皇上吃过的!”

“那你见过皇上吗?”

“没有……”

“等我中了举人,我带你上京!”

“行!”

虫声鸣鸣,又有一颗星星跌落到远方的湖水里。

就这样,金泰亨与田柾国便慢慢熟络起来。

每天傍晚,柾国会在桂花糕卖完的时候,跑到破庙里看着泰亨学习,泰亨会在将诸子百家背个底朝天的时候拿出笔墨教柾国写字。

柾国会写的第一个字便是『田』

“竖!横折竖勾!对对对!”

“哎呀不行不行重写”

“笔拿稳!拿稳!”

……

田柾国耳畔全是泰亨的碎碎念,一会夸他写得好一会儿又抱怨他姿势不对,虽然喜怒变化有些快让柾国摸不着头脑,但是对面这个人的眼角一直挂着笑意。

睫毛很长,下眼睑有颗痣,笑起来很漂亮

田柾国心想。

但是这字可不能白教

每教会柾国一个字,泰亨便会得到一块桂花糕。

有时候柾国不想写字,泰亨也会拉着田柾国到案前,抓着笔让他写。让柾国学习写字的借口泰亨能想出千八百种,但归根结底只有一个意思:

“我想吃桂花糕”

/

日子过人飞快,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转眼就十二月了

初秋带的衣服根本抵不过这镇子冬天的寒风,金泰亨总是会在深夜一个激灵的被冻醒。

手背上慢慢的出现了冻伤,鼻头也越来越红了,和田柾国说话的时候,小鼻子总是一吸溜一吸溜的。

田柾国想着,不行,把人给冻坏了可怎么读书。

第二天一大早,田柾国就进到破庙。

转了三两圈见不着泰亨的身影,正纳闷着 ,便听到一阵咳嗽声。

“咳咳,咳咳”

只见一个小身影缩在庙中烧香的炉边,身子伴着咳嗽声一震一震的,一股寒风吹来,小身板靠着香炉更近了。

“这个傻子”

田柾国见不得金泰亨受苦,二话没说就把泰亨背了起来,冲回了家。刚进门就叫母亲搬来热水给泰亨擦擦身子。

大褂一脱,金泰亨的手脚被冻的通红,指节处又有不少冻疮。田柾国捧着这手不知道如何是好,愣愣的看了好久,直到被金泰亨的一个喷嚏吓到才回过神。柾国小心翼翼的托着眼前这人并不大的手,一边擦拭着怕碰疼了他一边又暗暗的在嘴里责备着金泰亨这么冷的天为何不去找他。

说到底,都是心疼。

热水换了三四趟,棉被盖了三四床,田柾国转身又给炉子里加了三四块柴火,生怕把这人再给冻着了。

柾国盯着眼前熟睡的人,不知道是因为太热的原因,小脸竟有些粉扑扑的。睫毛长长翘翘的,一点都不亚于整日找他的那些千金小姐。对方的气息从鼻腔呼出,一下一下的打到自己脸上,小嘴吧偶尔会一股一股的,眉头皱的时候,柾国就会担心是不是又冻着了。

田柾国从来没问过自己为何对金泰亨如此关心。明明是才认识不久的人,却总让他牵肠挂肚的。

但要我说这份心思,田柾国他想破脑袋也不会想清楚的,这十几年间镇子上大大小小的女人来了不少去了也不少,也没见着田柾国看上哪位花姑娘的。

而且那时候有一句诗写得好

“岂不尔思?子不我即。”①

//①诗经 东门之墠





桂花酿-1

桂花酿

-銀河vay

/

时近九月,镇上的桂花都开了

这小镇子家家户户都有棵桂花树,唯独镇南头老金家不种。说来也奇怪,老金家附近都见不到一棵,听镇上老人说,那是金家曾祖母以死相逼换来的。

真是搞不懂

金老有个小孙子,取名为泰,因为是在冬夜出生,便希望他一生泰安。

金泰从小没碰过桂花,连桂花酱与桂花糕的名字都没听过。

直到有一次,金家管家的小外孙来,偷偷带金泰溜到大街上,才第一次尝到桂花的香气。

自打那回,金泰便整日哭着闹着要吃桂花,父母是好说歹说劝不过,母亲跪着哭说是坏了金家的规矩,父亲看着管家那不懂事的小外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整天唉声叹气,盼望着这九月快点度过去。

但是不碰桂花这规矩哪来的?自然也是曾祖母那立下的。

金泰对这事也好奇,拐着弯的问过父亲几次,次次都被别的话题给遮过去了。

这下,没人告诉他,他也不敢发问。

金泰揣着桂花这心事,一揣就是十八年。

成人那天,镇子上下了大雪,父亲拉着金泰进了内屋。

是曾祖父的房间,这屋子,十八年没开过门了。

“你以前问我曾祖母的事?”

“对”

“好奇桂花?”

“……对”

“既然你十八了,我也该告诉你这件事了”

“你曾祖父叫金泰亨。”

/

小镇以桂花闻名,相传这是皇上曾钦点的避暑山庄。

金泰亨是新到小镇的书生,说是在此研究学问过几年要上京赶考,整天口若悬河的,嘴里夸着那京城如同天堂,但却是个身无长物一贫如洗的主。

正因为没什么钱财,便住在了破庙里。

破庙虽破,香火不弱。

年年初秋,都有人带着桂花枝来烧香磕头。

破庙门口有家桂花糕的小摊,一到九月就数他家顾客最多。

摊主是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听说家上三代都在这卖桂花糕。

卖的好吃还便宜,主要是小伙长的帅气。

镇上所有女孩子都来这家摊买过桂花糕,每次都借着这机会问摊主姓什么名什么。摊主一开始只是笑笑便敷衍过去,可少女的心思总是耐不住的,久而久之摊主便慢慢开了话闸。

“柾国”

“柾国呀,真是好名字”

春心悸动的少女们各怀着小心思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开了,只剩下刚才站在人群外围的金泰亨。

“听说你家桂花糕全镇最好吃?”金泰亨拿起一个做工精致的桂花糕便塞到嘴里“恩,果真好吃。”

田柾国看着眼前这人嘴里塞得满满的如同包子一般,不由的发笑

“小心点吃,别噎着了”

这是金泰亨与田柾国的第一次对话。

该死的孽缘也是从此生根发芽的。







@

无用的煽情与感慨

无趣的人哪里都很无趣